首页 | 国内 | 滚动 | 专题 | 社会 | 文化 | 热点 | 人物 | 资讯 | 娱乐 | 传媒 | 教育 | 书画 | 房产 | 旅游 | 地方 | 健康 | 民生 | 公益 | 汽车 | 中红网

红色论坛:玉兰花香在春天——告慰妻子吕玉兰

时间:2020-2-10 15:53:01  来源: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党建》杂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1969年4月24日下午,在党的“九大”上,毛泽东主席亲切接见吕玉兰,说:“你就是吕玉兰,你的名字我记下了。”(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吕玉兰逝世后,临西县画家卢庆生怀着深情创作了大幅油画《毛主席接见吕玉兰》(与人合作),悬挂在吕玉兰纪念馆的大厅里。(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在1969年4月召开的党的“九大”上,毛泽东主席在主持大会。位于主席台右侧第四排头戴白毛巾者为吕玉兰,正在聚精会神地阅读文件。(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970年7月12日,中共中央修改宪法起草委员会成立。毛泽东(前排左一),周恩来(前排左三),董必武(前排左二)等中央领导接见了全体委员。工农兵代表倪志福(后排右一)、吕玉兰(后排右二)参加了接见。(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986年7月12日,全国政协原主席邓颖超大姐来到石家庄,吕玉兰和江山夫妇当晚到宾馆看望。(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987年,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妇联主席康克清大姐与吕玉兰一家合影留念。自左至右为:大女儿江河,吕玉兰,康克清,丈夫江山,小女儿江华。(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990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全国政协原主席李瑞环与吕玉兰、江山夫妇在一起。(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候补委员,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一书记兼北京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李雪峰,与吕玉兰亲切谈话。(中红网江山摄)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身为省领导的吕玉兰,坚持劳动不忘本。(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吕玉兰和江山于1974年10月3日在石家庄结婚,10月5日回到吕玉兰的家乡临西县东留善固村看望乡亲们,图为他们俩人在田间留下的结婚照。(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暑假期间,吕玉兰、江山陪两个孩子到北京参观,在天安门前合影。(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985年4月,习近平和吕玉兰来到解放军驻正定某部看望大家并合影留念。(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1993年2月,习近平(左二)和夫人彭丽媛(左四)专程到石家庄看望病中的吕玉兰(左三)。右一为吕玉兰丈夫江山,右二为大女儿江河,左一为小女儿江华。(中红网红色图库)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李瑞环于2013年10月18日题写的馆名:《吕玉兰纪念馆》。(中红网红色图库)

 

中宣部《党建》杂志编者按:

全国著名农业劳动模范、党的优秀女干部吕玉兰,生前曾与习近平同志在河北省正定县 一起工作过3年,其间建立了 “浓厚的同志姐弟情谊”。1993年3月31日,吕玉兰同志不幸病逝,在这位著名女劳模逝世25周年之际,本刊特约她的丈夫江山写下了这篇深情的回忆文章。(编者按结束)

 

阳春三月,原野的玉兰花又含情脉脉地开放了。淡淡的、幽幽的花香,沁人心脾,勾人魂魄。这就是我心中永不凋谢的玉兰。 1993年3月31日,你不幸因病逝世,年仅53岁。你走了,撇下我和两个孩子,走得那样悄然,那样匆忙,没有留下一句遗言。 玉兰,一别25年,我有多少话要对你说啊!而此时此刻最想告诉你的是:你曾像大姐姐一样关心的习近平同志,继去年在党的十九大再次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后,又在今年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再次全票当选为国家主席,成为共和国的掌舵者,人民的领路人!玉兰,听到这个消息,你一定非常高兴和欣慰吧?

 

和你相识相爱是我最留恋的日子

1974年,当热心的同事把你介绍给我时,我特地看了有关你的报道。你的家乡河北省临西县东留善固村地处黄河故道,是个有名的穷沙窝。旧谣云:“沙河地,不养家。不怕种,光怕刮。神仙不下界,累死也白搭。”1955年,你高小毕业后,立下改变家乡贫困面貌的雄心,15岁就当上了全国最年轻的农业合作社社长。你积极带领乡亲们植树造林,防风固沙。没树苗,你领着一群姑娘,蹬梯子,攀墙头,上树采榆钱和槐荚。一个春天下来,采了满满一大囤树种。冬季造林开始了,你领头成立了“妇女造林队”。每天清晨,你背着树苗,顶着 寒风,来到沙滩上造林,一气干到日落西山才回家。有多少天,你顾不上梳头,顾不上洗脸,眼熬红了,手冻裂了,脚上满是冻疮,和鞋子粘到一块,睡觉也不敢脱鞋。有人叫你“红眼老马猴”,有人叫你“土地奶奶”,有人叫你“傻玉兰”。还有人劝道:“玉兰,你上没哥,下没弟,过几年说个婆家,还不知道嫁到哪儿去呢,你为谁这么拼命哪!” 你说:“俺植树造林,是为社会主义流汗拼命!” 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全村先后栽树100多万株,种果树1000 多亩,终于锁住了风沙,把家乡建成了五业兴旺的新农村。你因此多次当选为农业劳动模范,先后十几次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接见。 后来,你又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先后担任了临西县委书记、河北省委副书记、书记。 可我那时只是一个普通的新华社记者,二人地位如此悬殊,将来能过到一块吗? 然而,从结婚到你去世,在长达20年的夫妻生活中,我们一直相敬相爱。正像我们在婚前的通信中所说(通信共23封,我已装订成册),你喜欢我“个子高高的,身板直直的,年轻有为,人也挺老实,像那么回事,真有点一见钟情的味道”。 我喜欢你的一切,你多年来 可歌可泣的奋斗事迹令我敬佩; 你不知疲倦的工作精神、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是我行动的楷模。我更感念你对我的体贴和关心。在四季换装之际,你找来缝纫师,为我做棉袄、棉裤和短袖褂子;我有午睡的习惯,每当家里来客人,你总是对我说:“你睡吧,俺去看看。”又有多少次,我挑灯写稿,你陪伴身边,给我做荷包鸡蛋吃。从不做针线活的你还特地为我纳了一双鞋垫,密密麻麻的足有好几千针。你说:“俺这辈子, 第一次纳鞋垫。针针线线,都是俺的心啊!” 玉兰,每当回忆起这些情景,我都祈盼着时光能倒流,和你再相识相爱。

 

你有幸和习近平同志一起共事三年

1981年9月,能上能下的你,从河北省委领导的岗位被调整到正定县担任县委副书记。那时,我们的家在石家庄,你工作忙,路途远,只有周末才能回家。我的工作单位离家近些,就由我负责在家带两个孩子。 1982年春的一天,你从正定回家,高兴地对我说:“北京调来了一位同志,到正定县委任副书记,是习仲勋同志的儿子,叫习近平。” 我说:“哦!习仲勋同志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儿子干得怎么样?” 你说:“小伙子来的时间还不长,不过大家都发现他挺能干的,对他的印象很好。” 不久,习近平同志担任了县委书记,你还是县委副书记,你一直心甘情愿地给他当副手。那几年,你常由衷地跟我夸赞习近平同志的人品和才干。 你说过,习近平同志出身高干家庭,又是从中央机关下来的,却对农村基层工作很熟悉,对老百姓的感情非常深。来到正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调查、走访,想办法了解老百姓的生活怎么样?你给他介绍说:“正定是粮食高产县,也是中国北方第一个粮食亩产‘上 纲要’‘过黄河’‘跨长江’的县,但是老百姓的生活还不富裕,主要是粮食征购任务太重了。有的农民完不成征购任务,只好拿钱去别的村买粮食交征购,农民的口粮普遍不够吃。”其实,在习近平同志来正定之前,你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但由于当时人们难以摆脱追求“政 绩”的思想束缚,减征购的事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习近平同志了解清楚后,就开始大力抓这个问题,最终让老百姓减轻了征购负担,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

 

你说过,习近平同志很有远见,也很有魄力,为正定的经济发展出了很多好点子。当得知中央电视台筹拍大型电视连续剧《红楼梦》,需要建造一个“荣国府”的消息后,他就在北京努力寻求与制片方的合作,想把“荣国府”争取到正定来建,等电视剧拍摄结束后,给正定留下一处永久性的旅游景点。但县领导班子对此争议很大,怕万一收不回投资,担不起这个责 任。你则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应该放手去搞,并全力支持他。后来,习近平同志多方筹措资金,“荣国府”顺利建了起来。开放第一年就收回大部分投资,而且从那以后,每年都带来巨大经济效益。

 

你说过,习近平同志廉洁奉公,艰苦朴素,对自己严格要求。 每年到北京开会、办公事,要来回往返五六趟,但他一趟车费都没有报销过。你曾经劝他说:“你回家探亲的路费可以不报销,但到北京办事和开会的路费还是应该报销的。”他说:“我到北京办事和开会也会回家,这样是分不清楚的,我就都不报销了。”

 

你说过,习近平同志一贯很简朴,对吃穿都不讲究。下去调研或者开会,经常赶不上机关食堂的饭点,只能凑合着吃一些食堂剩下的凉馒头和咸菜。由于长期饮食不规律,饥一顿饱一顿,他后来吃坏了肠胃,住进了医院。你看不下去了,就找食堂的负责人商量,每次过了饭点以后留一个人,等习近平同志来了给他热热饭。习近平同志对你很敬佩和尊重。我记得,他第一次到我们家来,是1982年夏天的一个礼拜天。他向你了解当地的一些事情,你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他很认真地听,还拿着笔记本做记录。 后来,有一年秋天,习近平同志刚从美国考察回来,就到我们家来看望你。他说:“玉兰,你的名气可大了,在美国都有 名了!” 你一时没听明白,便问:“我在美国怎么有名了?” 习近平同志笑笑说:“我们到美国的图书馆去参观,看到了很多中国的报纸杂志,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你的报道。”

 

玉兰,我在整理你的书信时,发现1983年你在河北农业大学学习期间,习近平同志曾给你写过信。信里面大致的内容是:玉兰同志,你在农大上学,学习顺利不顺利?最近正定的工作一直比较忙, 我也没有抽出时间给你汇报,你有什么事需要办,你就说话。在信的 后半部分,习近平同志把县里正在做的工作简单讲了讲。这封信写得很诚恳,既有交流的意思,也有问候的意思。 玉兰,我发现你和习近平同志 在正定工作的3年时间里,真的是心想到一块儿,工作干到了一块儿。

 

你是我心中永不凋谢的玉兰

玉兰,我永远忘不了:1989年 8月27日,已调任河北省农业厅副厅长的你,在下乡的路上不幸遭遇车祸,头部受了重伤。时过不久,又不幸患了脑血栓,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中国治疗脑血管病最权威的北京天坛医院专家说,由于工作长期过于疲劳,你的大脑萎缩得像六七十岁的老人。顿时,我的内疚、悔恨、痛苦一起涌上心头……玉兰,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啊!如今回想起来,我们婚姻生活最甜蜜的阶段是在两头。前头是新婚蜜月,后头是你患病生活不能自理,我就整天整夜陪着你,我们也才第一次拥有了每日每时厮守在一起的二人世界。

 

听说你病了,时任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和夫人彭丽媛,于1993年2月来到我们家中。习近平同志对你说:“玉兰,我因为忙,一直也没能抽出时间来看望你,这次特意从福州来看你们。”你是多么高兴啊!可你病 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只简单地吐出几个字“:好!好!欢迎!欢迎!”临别,习近平同志和夫人彭丽媛与我们一家合了影。万万没想到,这竟是你和友人、家人的最后一张合影照! 仅仅时过一月,你就和我们永别了!我给习近平同志打电话,告诉了他这个不幸的消息。他吃了一 惊:“玉兰同志是怎么去世的?前一段时间,我去看你们,她情况还可以呀?”我说:“确实她这段时间恢复得不错,这次我们带她到医院输液,她还是自己开门下的车。但到了医院,当天晚上就脑血栓、心梗等数病并发,九天九夜都没抢救过来。”他听后长叹一声:“唉!可惜了,太可惜了!”

 

一年后,习近平同志专门为你写了题为《高风昭日月 亮节启后人》的悼念文章。他深情地写道: “玉兰同志逝世已经一年多了,但我的脑海里,时常还浮现着她的音容笑貌。我在正定与玉兰同志一 起工作了三年,建立了浓厚的同志姐弟情谊。特别是我当县委书记时,她对于我的鼓励、支持和帮助, 至今我想起来还心头热乎乎的。”习近平同志接着写道:“玉兰同志在生活上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也使我永远难忘。她像一位大姐 一样,惦记着我的饮食起居,常从家里拿来鸡蛋、挂面、点心给我,劝我按时进餐。我到石家庄出差开会,还常在她家里吃饭。她常劝我,要经常活动活动,加强体质锻炼,不要累坏了身体,不要吃年轻的本钱。”习近平同志最后写道:“玉兰同志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她的品德和风范将激励我们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努力奋斗!”

 

玉兰,我说的这些你能听得到吗? 你去世后不久,我就强忍悲痛开始采访、收集资料,为你写传记, 并将这件事向习近平同志做了汇报。他在电话里说:“好,太好了! 这件事非常有意义,吕玉兰同志是很优秀的劳动模范,也是我们党非常优秀的领导干部,你一定要好好写一写。”我用几年时间,蘸着泪水为你写下传记后,即刻把打印稿给习近平同志寄去一份。他看完后,专门给我写了一封信:“江山同志,你的书稿我看了,总的感觉很好,关于正定那一段也写得很好,我没有什么改动,同意出版。”传记出版后, 我专门给他寄去两本,留作纪念。玉兰,你的传记出版20多年后,目前有望再版。由中央电视台新影制作中心摄制的六集电视纪录片《吕玉兰》,已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由我和女儿江河创办的《吕玉兰纪念馆网》,也早已与广大网民见面;家乡父老还为你建立了纪念馆、立了碑、塑了像,还建了玉兰路、玉兰学校、玉兰小区、玉兰公园。玉兰,你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你的身影却无处不在。这给了我和孩子多么巨大的安慰啊!玉兰花香,香满人间。今生最美的相见,就是等你在春天……●

(责任编辑:王锦慧)

(原载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党建》杂志)


审核:薛成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关注新文网

  • 新文网编辑
    薛成毅


业务指导:中宣部老干部局书记﹑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支持单位: 文化和旅游部主管的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
有新文网水印的稿件,版权均属新文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使用须注明“来源:“新文网”否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投稿邮箱:china_xww@163.com
互联网反网络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新文网版权所有,是带有新文网LOGO水印文章
Copyright 2019 https://www.xww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