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承 | 滚动 | 专题 | 特稿 | 头条 | 热点 | 人物 | 资讯 | 娱乐 | 传媒 | 教育 | 书画 | 房产 | 旅游 | 地方 | 健康 | 民生 | 公益 | 汽车 | 红色

李先念的人又回来了

时间:2021-5-31 10:03:54  来源:师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图注:中共豫鄂陕边区党委扩大会议旧址

图注:中原部队与陕南干部联席会议旧址

李先念的人又回来了

作者:师虹

(一)

“李先念的人回来了!”“李先念的人回来了!”

商洛丹凤老区的人们互相传告这个消息。

1997年5月24日,年逾古稀、银发皓首的肖副司令员带着女儿春临千里迢迢来到丹凤,他婉拒县领导的陪同招待,不去体验闻名遐迩的丹江漂流,只让我们党史工作者为他带路,他说要去他魂牵梦萦的几个地方。

肖副司令员首先来到留仙坪,留仙坪地处商县、丹凤、洛南三县结合部,山大林深,好进难出,是陕南游击队一块根据地。沿丹景公路北进20余公路处,路西有条小沟叫砖庙沟。原陕南游击队独立大队长刘兆英、政委陈效真51年后又早早地守候在砖庙沟口,与肖副司令员重“演讲”了当年会师场景,他们谈论不至。不同的是,今天是3位七八十岁的老战士重逢,当年是李先念率中原突围精兵7000余人与巩德芳3000人陕南游击队员的万人大会师!

肖副司令员又健步走到留仙坪下小王沟张孝仓烈士家,这是当年他和李司令员一块住了11天的房子,他脑际浮现出一位70多岁老人忙碌的身影,做米饭、下挂面,给胃病在身的李司令员炖母鸡,腾出自己的土炕让让司令员睡,司令员坚持不忍不依,要睡在堂屋的大柜上,他只好擦净大柜,铺上最好的被褥。如今,房子未变,大柜还在,而张孝仓却早已在部队走后被敌杀害。肖副司令员含泪塞给孝仓孙女张芳连500元钱,并叮咛春临以后不要忘记这个烈士的后代。

告别留仙坪,肖副司令员又匆匆南转赶到丰地沟李安民老院,半个世纪前,这里举行了一个山中盛会,当年与会的的肖参谋又来到会场,而且是唯一再来的人。年轻的**李占魁赶紧请来当年给会议筹粮已84岁的李朝治老人,又请来村里的知情老人李堪娃等,他们如久别的亲人,有说不完的话。南北走向的丰地沟,西侧顺山势一排9间房,肖副司令员指着左边6间说:“这是李高娃子的房,他是地下党的交通员。开会那天他总管生活,以给他孙子过满月为由掩护我们,我们坐了17桌,巩德芳为大家精心准备了一顿非常好吃的而且终生难忘的饭菜,同志们像过大年一样高兴。”李安民在一旁说:“我听父亲讲过,那是对外声称给我过满月,好热闹呀!”老人们又对证:李先念住边上牛棚、北边住任志斌和文建武、对面小房住肖参谋等,他们指着那盘老石磨说李先念司令员常常坐在上面。中午时分,一群放学的小学生争先恐后跑来听这千载难逢的故事,也有小毛孩来看热闹。肖副司令员带着女儿春临,一是沿途照应,二是到老区受教育。他女儿看到山里人的朴实与热情很受感动,她又拉家常又抱小孩,照相机嚓嚓嚓按个不停。临走时,肖副司令员让她拿出一沓“大团结”给老人们,又让她把身上剩下的零钱塞到在场18个孩子手里,她还把名片给大点的孩子,说:你们以后考到广州读书就来找我,我资助你们。回去后,她果然与丹凤县希望工程办联系资助了10名穷孩子。

(二)

“李先念的人又回来了!”

“李先念的人又回来了!”

2006年9月下旬,丹凤大山里的人们闻讯奔走相告。原国家主席李先念夫人林佳楣带领十几位(北京、广州)中原突围解放军后代来到丹凤县丰地沟脑李安民家,从年逾古稀的老头到牙牙学语的娃娃,从沟沟岔岔很快过来挤满了李家大场,人们互相问这问那,象集市一样热闹。李安民在人窝里一眼认出了一位五六十岁的女士,用长满老茧的双手握着她的手问:“春临,你爸爸肖参谋回来了没?他上次带你回来时不是说还要来吗?”春临眼含泪水告诉安民:“爸爸2002年辞世,不然一定会来的,为了满足爸爸的心愿,我这次带着爸爸的照片来了,我和爸爸虽然阴阳两隔,但心气相通,我要把这儿的变化和故事讲给爸爸听,”他们正说着,80多岁的林佳楣在女儿李紫阳的搀扶下走过来,春临赶紧为他们做了介绍,林佳楣握着安民的手道:“解放后,先念虽然没有回过他亲手创建的这块根据地,但他和这儿的人民心连心,我代表他看望大家、感谢大家。”

所有客人都忙得不亦乐乎,有的忙着照房子,有的忙着照磨子,有的忙着和乡亲们互相留联系方式,有说不完的知心话,然后客人们自掏腰包凑了7000多元现金让用于当地教育。之后他们又匆匆忙忙赶往留仙坪和巩德芳满门忠烈墓园。

(三)

“李先念的人回来了!”“李先念的人又回来了!”不停地传着,这简单的几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么叫丹凤的父老乡亲朝夕相盼?

让我们把视线移向那艰难的岁月。

丹凤人民对李先念的感情是特殊的,是那种在最艰难困苦时期生死患难相依的关系。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李先念曾两次转战丹凤。

第一次是1932年随红四方面军西征,他担任师政委,率部经过丹凤。

第二次是1946年震惊中外的中原突围战役打到了陕南,他是统帅5万大军的中原军区司令员,他亲率北路突围部队主力到达商洛,创建了以丹凤为中心区域的豫鄂陕革命根据地。

1946年7月28日,李先念率中原解放军突围部队7000余人到达丹凤县境毛里岗,陕南游击队领袖巩德芳指派的第三大队张青山分队长等30多名游击队员,发现了正在河道休息的中原军区部队。张青山与李先念的随行参谋肖健章经过试探、对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接上了头。张青山向李先念汇报了游击队和陕南的情况。张青山根据李先念的指示,将游击队分为3个班,一班作后卫,安置伤病员;一班跟随张青山在李先念身边;一班作前卫,领路找中共商洛工委书记、陕南游击队指挥部政委王力接头。

7月29日李先念在寺坪花园岭油房村会见了中共商洛工委书记王力。王力向李先念详细汇报了陕南游击队的情况以及接应中原突围部队的安排部署;李先念向王力传达了中央确定在陕南建立根据地的指示,并结合此地工作状况,就如何贯彻执行中央指示与王力“商讨此地工作及行动问题”。王力即派人给陕南游击队指挥巩德芳、副指挥薛兴军送信,告诉其已接住李先念及见面的消息,让他们做好迎接的准备工作,又派人去商县麻街李世华处接西北局派来的刘庚,准备会合事宜。随后,李先念在王力陪同下率部北进。北路突围部队历时38天,行程近2000里,突破5道防线,胜利实现了伟大的战略转移。同时,也为执行中共中央关于中原部队“应考虑依靠巩部及广大民众在陕南十余县建立根据地”的指示创造了条件。

8月2日,李先念率中原军区北路突围部队离开许庄,跋涉荆棘载途的15里栲树岭,下岭从七里沟往出走,巩德芳、薛兴军和先期到达的刘庚从丹凤县留仙坪鹰窝沟向七里沟走,在砖庙沟口相遇。李先念所率中原军区北路突围部队与巩德芳率领的陕南游击队在留仙坪胜利会师。会师后,李先念等与巩德芳、刘庚等商定了豫鄂陕边游击战争的部署,决定将陕南游击队两三千人与中原解放军北路突围部队合编,以商洛地区为中心,创建革命根据地。

两部会师后,即按巩德芳的事先安排,将司令部设在小王沟张孝仓家。巩德芳等挨家挨户组织群众,为突围部队安排房子,安置伤病员,筹粮做饭,仅留仙坪周围,就安排了200多名伤病人员。

小王沟是留仙坪街下边一里许的小王沟。住在这里的主人张孝仓七十多岁,幼时上过3年私塾,以念经书、行善事闻名乡里。张孝仓与巩德芳相识后,积极要求参加革命。巩德芳经过仔细考察,同意他当了国民党留仙坪乡副乡长,明里支应国民党,暗地里为游击队干事。他家为独庄,住在一条狭窄弯曲的小山沟,从沟口根本看不到住有人家,比较安全。李先念等中原军区领导同志住进张孝仓家后,当即架起电台,与中央和各路突围部队联络,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会师的当天晚上,李先念、任质斌等与巩德芳、刘庚、王力等商定在豫鄂陕边开展游击战争创建豫鄂陕革命根据地的决定,同时宣布了建立3个分区人员的配备。李先念在会上讲了的部署,决定将中原军区北路突围部队与陕南游击部队合编,创建根据地。对于豫鄂陕边区游击战争的部署与组织问题,李先念等建议中央成立豫鄂陕军区及区党委,以王震为军区司令员兼区党委书记,或王震任军区司令员,汪锋任军区政委兼区党委书记,统一指挥第三五九旅、第十三旅与第四十五团及陕南游击队各部。并根据中央军委1946年7月31日“改善军民关系,紧紧依靠人民,建立地方游击队”和“善于化整为零,化零为整。目前应划分地区,以营为单位,分散打游击及做群众工作”的指示精神,决定首先划分3个分区,在豫鄂陕边发展大规模的游击战争,创建根据地。

8月3日,由李先念**主持,在张孝仓家场上召开了中原突围部队左路军和陕南游击队连以上干部联席会议,宣布了陕南游击队和中原北路突围部队合编,共同形势和任务,以及扩大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根据地与部队纪律问题。

9月24日,中共豫鄂陕边区委员会正式成立。边区党委扩大会议在丹凤县商镇大峪丰地沟李明江(乳名高娃)老院召开。会议由文建武主持。中原局、豫鄂陕军区和各分区的主要领导人李先念、任质斌、汪锋以及夏农苔、魏国运、齐勇、方正平、巩德芳、刘庚、黄林、王力、夏世厚、赖春风、胡达明等团以上干部及部分干部战士共10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上,李先念宣布了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关于中共豫鄂陕边区委员会、豫鄂陕军区任命的批复电令,即:任命汪锋为中共豫鄂陕边区委员会书记兼豫鄂陕军区政委,文建武为豫鄂陕军区司令员,陈先瑞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方正平为副政委,张树才为政治部主任,夏农苔为政治部副主任,魏国运为参谋处长。以上皆为豫鄂陕边区党委委员和军区领导成员。接着,李先念发表讲话,阐述了中原突围的重大胜利,回顾了创建豫鄂陕边区的经过,并结合分析全国各大战场的形势,特别是介绍华东“七战七捷”和刘伯承、邓小平率军出击陇海路的胜利,指明了目前斗争的方针。要求中原部队放下包袱,服从命令,牢固树立扎根陕南,建立根据地的思想。并强调了陕南的重要地位及创造根据地的有利条件,肯定了陕南游击队和地方干部的革命斗争精神,要求中原部队要尊重陕南巩德芳等地方干部并加强团结。之后,汪锋讲话,他简要地传达了中央电报精神,强调了根据地的发展与建设问题,要求地方干部学习中原部队连续作战,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和发动群众,壮大革命武装及建设和发展根据地的斗争策略。

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巩德芳,连日来为了保证开好大会,主动担负了会议筹备和后勤供给的任务,充分利用原陕南游击队奠定的工作基础和社会关系,设法组织了一批大米及肉食蔬菜,并从川道两岭村请来厨师牛三刚做“十三花子”席的菜,于此日在丰地沟老院设宴17桌,佯装房东李明江之孙李安民过满月,以此为掩护款待了参加会议的同志。

李先念、任质斌就豫鄂陕边区党政军主要工作开展情况,电报中央:全区已建立14个县(工)委、30多个乡公所,地方武装已扩大到2000余人,“只要今后此地情况不再变得很坏,并注意将各种工作排列出轻重先后,而有步骤、有计划地做下去,则生根立足的阶段当可迅速结束,并逐渐步入大发展及创造正规根据地的阶段。”

10月1日,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党内指示(《三个月总结》)中,对中原突围后创建的根据地给予高度评价:“过去三个月内,我中原解放军以无比毅力克服艰难困苦,除一部已转入老解放区外,主力在陕南、鄂西两区,创造了两个游击根据地。此外,在鄂东和鄂中均有部队坚持游击战争。这些都极大地援助了和正在继续援助着老解放区的作战,并将对今后长期战争起更大的作用。”

豫鄂陕边区党委扩大会的胜利召开,是豫鄂陕革命根据地史上一次重大转机,它标志着豫鄂陕革命根据地建成并从创立时期进入巩固和发展时期。扩大会议之后,中共豫鄂陕边区党委根据形势的发展,加紧了豫鄂陕边区行政公署的筹建工作。10月11日,区党委在给中共中央的电报中提出:“亦须从上而下地树立各地方政府机构,为此拟成立豫鄂陕行政公署。”并提出了行政公署及各专署专员配备名单的建议。10月19日,毛泽东**拟稿,以中央名义批示豫鄂陕边区党委:“同意成立豫鄂陕行政公署,以汪锋兼主任,陈守一为秘书长及其他专员、副专员之配备。”其他专员、副专员之配备是:第一专署专员周季方,副专员潘哲夫;第二专署专员薛兴军,副专员孙石;第三专署专员余益庵;第四专署专员张旺午。豫鄂陕行政公署的建立,完善了豫鄂陕边区党、政、军领导机构,使豫鄂陕边区向正规根据地大大前进了一步。

扩大会议之后,随着根据地的不断扩大,豫鄂陕边区党委机关先后驻丹凤县丰地沟、蔡川、上庄坪、留仙坪、峦庄、石门和河南省的卢氏县双槐树、五里川等地。在豫鄂陕边区党委的领导下,李先念部与巩德芳部合编后,并肩作战50余次,创建了以商洛为中心区域的豫鄂陕革命根据地,根据地内先后建立了5个分区,24个县委、县政府,55个区,100多个乡政府。工作走向正规后,李先念等中原局、中原军区领导陆续奉命返回延安,继续指导陕南斗争。李先念、任质斌一行9月29日在汪锋及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巩德芳、副司令员夏世厚亲率武装护送下,由丰地沟起程,经庾家河、商县北宽坪、大荆北上至蓝田霸龙庙、青岗坪,转由关中地下交通线秘密护送,于10月下旬安全回到延安。

1947年2月,主力5000余人北渡黄河休整。1947年7月,部队休整结束后,进行整编,边区党委奉命撤销。李先念、巩德芳等同志**创建的豫鄂陕革命根据地内广大指战员,坚持斗争一年零一个月之久,牵制了国民党的大批兵力,推迟了胡宗南进攻延安的时间,保卫了毛主席,保卫了党中央,为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阶段转入战略进攻阶段做出了重要贡献。

李先念同志和商洛人民群众建立了深厚的情谊。他五渡丹江,足迹遍及商山丹水。民间至今还流传着他亲民爱民的故事。转战在丹凤寺坪一带时,村里的一个小孩患急性肺炎,在服用了女军医给熬制的草药后未减轻反而抽风,李先念得知后,命令女军医快给小孩注射盘尼西林,女军医不肯,这是该部唯一的一支药,是一位战士牺牲前拒绝使用而留给首长的啊!但在李先念的坚持下,这支珍贵的盘尼西林注射在农民子弟的身体里,挽救了这个幼小的生命。在留仙坪,他没有睡在房东给他铺好的土炕上,而是在堂屋的大柜上睡了11个夜晚。在丰地沟,他把条件好的正房让给其他同志,自己住牛棚,睡在牛槽上。

1989年,他在病床上听到关于商洛扶贫工作情况汇报后,痛哭流涕地说“没想到商洛的人民还那么苦,我们怎么对得起革命老区的人民。我们老讲优越性,还是有人没饭吃,没衣服穿,历史是不会原谅我们的”。他力争为贫困地区办点实事,中国扶贫基金会就是在他的直接领导下,组建的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民间扶贫社团组织。在他和其他老同志的关心支持下,商洛被划为革命老区。享受着老区优惠待遇的丹凤人民怎能忘记李先念同志的恩情呢!

从指挥中原突围战役,到创建豫鄂陕革命根据地,最后回到延安,在这一段“其困苦之况不亚于长征后一阶段”的战斗生活中,有一个人一天都没有离开过他,这位与他出生入死、命运与共的人就是李先念的随行参谋后来成为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的肖健章。作者:师虹(中共丹凤县委党史研究县志办公室原副主任)新文网发

审核:薛成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关注新文网

  • 新文网编辑
    薛成毅

热点新闻


业务指导:中宣部老干部局书记﹑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支持单位: 文化和旅游部主管的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
有新文网水印的稿件,版权均属新文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使用须注明“来源:“新文网”否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投稿邮箱:china_xww@163.com
互联网反网络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新文网版权所有,是带有新文网LOGO水印文章
Copyright 2019 https://www.xwwnews.cn/